夜黑風高,怎麼看都是犯罪的最佳時刻,一場腥風血雨正悄悄的醞釀。

把玩著由銀鍊串起的紅寶石戒指,仔細瞧鑲在戒臺上的水滴狀寶石內部能看見金色的霧氣在裡面流動,宛如源源不絕的能量,這也是目前各方團體鎖定的目標。

東西怎麼會落到他手上?

這可就說來話長,但他現在只想快點回到住宿的地方,刺骨的冷風吹打在臉上簡直快把他給凍僵了。

 

收起戒指,拉緊了身上的厚外套,天生怕冷的他不該指望來台灣他的症狀會改善,下次乾脆搬去赤道線上的國家住好了。

 

可惜天不從人願,他馬上被一個中氣十足的男人叫住。

 

他回頭。

是穿著藍色制服的警察。

 

「把你口袋裡的東西交出來。」員警命令道。

「請問是要看證件嗎?可是我今天沒有帶皮包耶。」雙眼渙散,身體輕微的左右擺動,可憐的人類跟惡魔交換了靈魂。他下意識退了一步,沒必要跟人類起衝突。

「少跟我打馬虎眼,你知道我要的東西是天賦!」吼的太用力,警察差點失去平衡,左右擺了幾下才站穩。

 

呦,連天賦都講出來了。他看看四周,判斷適不適合在此出手。

跟惡魔交換靈魂就算身體還能行走,也不過是一具靠著慾望行動的屍體。

宰了屍體應該不犯法,因為他早就GG了。

 

「警察大人你好奇怪,人家可聽不懂你說的天賦是什麼東西。」

「惡魔說能實現願望的寶石在妖怪身上,要打倒他就必須也要有跟妖怪一樣的力量!我現在就要殺了你!拿走寶石!」說完,警員狠狠的撲向他。

 

商店街可不適合開打,該換個地方。

 

他邊跑邊找合適的地方,沒想到他竟然把變成喪屍的員警給甩掉了。

 

「這是什麼劇情超展開?」無所謂,他樂的輕鬆。

他不知道他的輕鬆,讓另一個人多火大。

 

不久,公園傳來淒厲的慘叫。

 

早上的頭版『巡邏員警半夜巡邏,慘遭不明人事襲擊,屍首分離』。

 

 

「我只戳穿他的心臟,其他的部份大概是搶屍塊吃的惡鬼幹的吧。」毒輕描淡寫的解釋。

「美麗的妳怎麼能做出如此殘忍的舉動,他只是撞到妳而已。」衛亞齊皺著眉,溫柔的勸說。

「欸欸欸,你是耳朵長包……包心菜嗎?」她差點忘了在薇薇面前不能說髒話。「我再重申,他早就死了,在跟惡魔交換靈魂的瞬間。所以我沒有殺人。」她只是『戳』屍體讓他不要再爬起來嚇人而已。

「可憐的迷途羔羊,遇到心情不好的壞貓咪」輕撫著報紙上的照片,衛亞齊不捨的說。

「喂喂喂,我聽得出來你在罵我喔,你也想在胸口開個窟窿嗎?」毒舉起銀色的細高跟鞋踢踢男人,警告意味濃厚。

「我沒有在罵妳呀,是不是聽錯了?」招牌笑容,像白兔一樣無害。

「欸欸欸,這傢伙讓我超火大的,我能破例在這邊做人皮地毯嗎?」用力的踩在男人的右腿上,還不斷轉著細高跟,像是要把鞋跟釘在他大腿裡。

「我是衛亞齊。毒小姐,蜥蜴先生的腳就快要截肢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只是在旁邊喝茶,為什麼會遭受如此不人道的對待……………蜥蜴先生哀泣。

「怪我囉?沒聽過出手不打笑臉人嗎?」毒依然理直氣壯。

 

『咚』蜥蜴先生休克。

 

 

門輕輕的被推開,輕輕的掩上。

來者的腳步像貓一般的輕盈,等到床上的人察覺異常也來不及了。

 

一隻大而溫暖的手正溫柔的拍撫她的背,她試著壓抑急促的呼吸,內心激動不已。

 

她知道他是誰!

 

正打算開口叫出那個人的名字卻被大手撫住額頭。

然後……昏睡過去。

 

「好好休息,小公主。」他不過順路過來看看,口袋中的戒指隱約的發熱,像是迫不及待回到主人身邊。

 

再等會兒吧。他心想。

 

風吹進了病房,從窗戶俯視而下,剛踏進醫院大門的一對男女吸引了他的注意。

 

「不想把事情弄得太複雜就從衣櫃裡滾出來,要不要我教你隱身的秘訣,一進門我可就聞到濃濃的臭味。」他的聲音不及不許,卻富含震懾人的壓迫感。

「東西果然在你身上。」衣櫃的表面慢慢浮現一個人的身影。

 

白色的皮褲,腰帶上配了兩把槍,白色的半身緊身衣,雙手還戴著刻有騎士圖騰的銀色手環。

 

獵魔騎士團,專門斬殺惡魔與吸血鬼的地下軍團,團員全是經過特殊訓練的人類。

 

「你穿的好顯眼。」連頭髮都染成雪白色。他站在床前,刻意不讓對方看見床上人兒的模樣。

「交出『天賦』,我可以饒你不死。」要殺死眼前的人簡直輕而易舉。

「口氣很大,」他聽見了不遠處急促的腳步聲,再往後退一步,他能碰到小湘了。

「那麼我就等你們貴軍團發出的追殺令囉,今天不奉陪,掰掰~」迅速的抱起小湘,男子往窗外奮力一跳!

「等等!」白衣男來不及阻止,隨即而來的是猛烈的爆炸聲跟身後直撲他而來牽制住他右手的鞭子。

「混帳,小湘人呢?」難道被接應的人帶走了? 毒的瞳孔變成了垂直的直線,右臉接近太陽穴的位置也多了一個銅板大小像火焰一樣的刺青,他也有注意到毒開口說話的時候,原本平整上顎多了兩顆獠牙,就好像......貓。

此時的她冷冷的瞪著不速之客,床上空無一物的情況讓她更加心煩。

「臭貓怪,放開我!」怎麼又多了一個麻煩人物?羅瑟叫囂著。

「原來在床上的人呢?」醫院四下無人,應該是有人故意把病人都撤離然後才引爆炸藥。

大火狂妄的燒著,部份的樓層也倒塌了。

「我沒辦法跟妳說那麼多!」抽出腿上的匕首割斷纏在手上的鞭子,羅利也跳出窗外,要去追把天賦帶走的人。

「想跑去哪裡啊?」毒再次甩出鞭子,將羅瑟全身捆綁從窗緣拖了進來。

「放開我啊!臭女人!」

「我看我們去樓下『好好』談一談好了。」一派輕鬆的將人往外拖,有結界保護的毒根本不受火焰的攻擊,倒是羅瑟的衣服快被燒的精光。

「燙死人了!喂!妳是有虐待狂嗎?快放開我!……啊啊啊啊啊!男人僅存的尊嚴……內褲要被!!哇啊啊啊!!」羅瑟拼命掙扎著。

「不出說人在哪裡就給我好好享受當M的樂趣。」毒不在乎的走下樓,後頭的羅色也用屁股『咚咚咚』的下樓。

「我我我我……我說…啊!」咬到舌了。

「說,我聽著。」用小指挖挖耳朵,稍微表示她有認真在聽。

「被帶走了,一個不認識的男人在爆炸前把人給帶走了。」羅瑟不甘願的說。

男人?爆炸?毒挑挑眉,她心裡有個底了。

「說完了,可以放我走了吧?……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妳幹嘛把鞭子綁在扶手上面?!喂!不要走啊!喂!………」

走遠的毒舉起手揮了揮,拋下兩個字:「再見。」

「喂!啊啊啊啊啊樓梯要坍塌了啊啊啊啊啊!……」可憐的羅瑟就這樣掉進了無盡的深淵……

 

 

「毒妳常去市立醫院嗎?」星期六的下午,店裡幾乎坐滿了來吃下午茶的客人。跟毒彼肩坐在吧臺的衛亞齊突然這麼問。

「朋友的親人……」嗯,小湘姑且算是黑影的親人吧。「在那邊,我有時會去看看她。」毒平淡的帶過,事實上她這個月幾乎天天帶著覆盆子蛋糕去看小湘。

小湘沒朋友也沒親人,孤單的滋味可不好受。銀製的湯匙在纖纖素手上漫不經心的攪拌著熱咖啡。

「上禮拜我的同學上美勞課時被雕刻刀劃傷手,我帶他去醫院縫傷口的時候看到一個奇怪的景象。」雖然他有能看見所有事物的百目鬼的眼睛,但他畢竟只是人類,許多妖魔鬼怪的事情他仍不太了解。

「什麼景象?」百目鬼的眼睛被男孩隱藏的很好,沒有任何破綻,就連她也不覺得這雙黑色的眼眸有什麼異樣。毒不帶情感的墨綠色瞳眸裡映照著衛亞齊的模樣。

「一個約莫二十幾歲的男人在實空間跟虛空間穿梭。 」也就是一下子不見,下一秒又在數公尺遠的地方現身。

「而且還有像金粉一樣的光圍繞著他。」

冰山美人手上的動作停止了,在一旁擦杯子的薇薇偷偷的笑了一下。

毒找了一個月的東西出現了。

「該死。」毒咒罵著。對方應該是在找小湘才會故意徘徊在虛實之間,因為天賦會感應主人的位置,只要靠近主人它的光芒就會變強。

「現在過去可能遇得到那個人,他的足跡我剛剛在來Rapple的路上有看到。」衛亞齊有發現毒的神情變得嚴肅。

「薇薇下次再喝妳的咖啡。」毒起身,向外走了出去。

「跟過來幹嘛?」撐著印著可愛貓熊圖案的雨傘,毒沒有回頭的問跟在她身後的人。

「說不定我幫得上忙。」衛亞齊笑笑的說。

「你最好給力一點,因為你看到的男人可能在計畫謀殺一位五歲小孩。」她設在病房周圍的結界起了作用,才讓對方找了這麼久還沒找到小湘。

「怎麼說?」

「小湘出現『現』的反應,也就是她的祖先跟妖怪聯姻,造成她體內有微弱的妖怪血統,又湊巧妖怪的能力在她身上顯現。上個月小湘出了車禍,還沒成熟的天賦也被那一撞撞出了小湘體外,有心人會為了得到天賦而殺了天賦原本的寄宿主。」加快腳步,毒跟衛亞齊兩人最後用跑的奔向醫院,兩人都看見遠方的醫院上空出現一個像圓盤般的咒語。

 

對方是找到小湘了。

 

「小湘的天賦是什麼?」衛亞齊跟著毒闖了好幾個紅綠燈,惹得身後的騎士跟駕駛的一陣怒罵。

「穿梭時空。」所以持有天賦的人雖然沒有完全得到力量,也能在實與虛的空間做短暫的穿越。

「那就不是妖怪,而是……」

「神族。」毒接話。

黑影真會找麻煩,這個重要的事竟然過了半個月才跟她說。

 

 

一星期前。

 

毒點了一根涼菸,細長飄逸的煙霧一下子就消失在空氣中,她的左手邊坐著一隻黑貓。

「你要我怎麼幫忙?」因為車子撞擊的速度太快,人勉強是救回來了,卻失去了視力。

黑貓晃了一下尾巴。

「不可能,你在那場事故中也受了傷,現在你也頂多能化成貓,其他事根本做不來,要照顧她根本是無稽之談。」

像是在抗議般,黑貓發出了低吼。

「吵死了。」毒瞪了他一眼:「我知道你要守護她的天賦,可是她現在連誰是誰都分不清楚.......你是說其他人在覬覦她的能力?管理者不知道嗎?......怪我囉?這件事情是你今天來找我,我才得知的耶,而你又不想告訴管理者......是是是,如果今天沒發生這種事,你甚至不想讓所有人知道,我說噗噗醬啊......鬼叫什麼?奇怪耶,小湘明明是叫這個名字啊,我有叫錯嗎?」毒揮了揮手,黑貓隨即撇開了眼。

「唉......我還以為你這古怪的傢伙從『那件事情』之後就不會再來找我了呢,不來找也罷,一來找就是這麼棘手得事情,算了算了,你在恢復之前就在我這待一陣子吧......誰同情你啊......我才不想去幫你收屍,我要睡午覺了,冰箱裡有一些吃的,拜託,千萬別死在我家,感恩。」

想是突然想到什麼,毒又折返。

「我能不能好奇的問一下,你口口聲聲說不能讓管理者知道的天賦是什麼?」她很早就想問了,到底是如此不得了的天賦連負責維持妖在人界秩序的管理者都不能知曉。

黑貓明顯的遲疑了,他動動耳朵跳到床下,確定毒的腳邊有能讓他順利逃跑的縫隙才抬眼用金褐色的眼睛看著毒。

「空間跟時間都不受限制能自由移動……所以…………」太好了。毒抄起了旁邊的高爾夫球棒,兇狠的怒視準備跑的黑貓。

「你竟然把神族的事牽連到我身上!我今天非揍死你不可!黑影!」毒追著衝出房門的黑貓喊打。

 

跟小湘的祖先聯姻的不是什麼妖怪,而是掌管時間跟空間的神族---柯羅諾斯。

 

 

 

兩人衝進了醫院才發現醫院裡連一個人影都沒有,猶如一座空城。

 

「有人刻意支開人群。」為什麼?正當毒這個想時,第一聲爆炸響起,震垮了大廳,大火四起。

「喂,你先離開吧,就算你有百目鬼的眼睛也只是人類而已,被掉落的水泥塊砸到可不是在開玩笑。」毒將衛亞齊拉到安全的地方。

「我能保護好自己,有個地方我想去確定一下,妳快去找小湘吧。」說完,衛亞齊跑回正在崩塌的大廳。

「別讓人幫他收屍就好。」毒也化為真身,快步跑上樓梯。

 

 

 陪同在美術課不小心受傷的林彥來掛急診時,門口與他擦身而過的男人讓他困惑。

那個褐色短髮咖啡色眼睛穿著在正常不過的T恤牛仔褲配球鞋的男子身上明明有妖怪特有的『氣』,可是他卻看不出對方是什麼妖怪,這種現象還是第一次。

「亞齊,你不是不敢看太血腥的畫面?那我一個人進去縫傷口就好,你在外面等我一下。」林彥握著右手的傷口,跟護士進了診療室。

衛亞齊乖乖的坐在藍色的塑膠椅上等林彥,眼睛也沒閒著的東張西望。

醫院裡大多都是年長的老人,所以如果有年輕的人在其中走動會是很明顯的移動座標,像他跟林彥一樣,剛進來時惹得許多爺爺奶奶好奇的觀望。

除了身上擁有妖氣的男子例外,他刻意隱藏自己的氣息,不讓人察覺的在醫院穿梭。

從百目鬼的眼睛裡能看見那個男子一下在明亮的大廳閒逛一下子又用手劃破空間走進另一個比較黑暗的大廳,在虛實的空間來來回回。

默默觀察男子許久的衛亞齊被身後診療室傳出的聲音吸引了注意力,回頭看看林彥是否縫好傷口再將視線轉回大廳時,一雙咖啡色的眸子狠狠的嚇了他一跳。

「你一直在看我。」男子沒有生氣,反而和善的說道。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只是……」

「只是太無聊嗎?」男子在衛亞齊旁邊坐了下來。

衛亞齊笑著默認。

「好奇為什麼看不見我的本體嗎?」男子沒來由的說。

「這是第一次,第一次什麼都看不到。」衛亞齊坦承,他知道對方並不是泛泛之輩,能一眼看出他有百目鬼之眸的幾乎都是能力強大的妖怪。包括之前遇到的赤羽和毒。

「百目鬼的眼睛並不是什麼都看得到,尤其是對象對它有防備之心時。」

「意思是你提早防備我,故意不讓我看見你真正的模樣。」原來他能看到妖怪全是因為對方根本把他當成普通的人類,沒有特別的隱藏本身的氣息。

「對一半,另一半可不能說。」男子俏皮的眨眼。「但我也看到你的本體囉。」

「嗯?」雖然衛亞齊外表面不改色,內心卻緊緊揪著。

他指的本體是什麼?

「藍色的。」男子冒出了令人摸不著頭緒的話。

藍色的?衛亞齊被搞糊塗了。

「男人的本體當然是內褲啊。」男子在少年耳邊輕聲的說。

「男人的本體應該不是內褲吧?」衛亞齊笑著反問。

「唉唷!現在的高中生都這麼露骨嗎?我可對你的真正本體沒興趣。」男子站了起來。

「敞開心胸,看見的視野就會更多。…寫的還真不錯呢。」念完海報上的標語,男子離開了醫院。

「有趣的人。下回找機會問問毒認不認識他好了。」位子上的少年做了這樣的決定。

 

衛亞齊在火海中回憶往事,他不猶豫的朝向跟男子見面的地方。

那張椅子,他記得後來帶林彥來拆線時男子也是坐在那裡,直覺告訴他那張椅子下面應該有什麼。

一個轉角,他撞上了人。

「走路不會看路啊!」還好她平衡感很好,不然這一跌她背包裡面的『寶貝』可就像東流水一樣『一去不回來』。

「赤羽?」那個血族少女。衛亞齊一眼就認出他了,而他也很自動的踏進赤羽用來保護自己的安全網裡面,把濃煙跟火杜絕在外。

「你是……衛什麼!」她承認她把他的名字忘記了。赤羽隨口喊了一個名。

「我是衛亞齊。」雖然只是短時間的認識,他也大概了解赤羽的個性,一個充滿孩子氣的女人。,所以他不介意的重新介紹自己。

「你不覺得這個名字很饒舌嗎?還是衛什麼叫起來順口。」赤羽懷裡包著黑色背包一邊提出見解。

「只要妳方便就可以。」他不介意。

「沒想到你跟安安一樣好說話耶!ya~如此一來我就不用費盡心思記名字了~」赤羽開心的轉圈圈,不小心也把背包裡的東西轉出來了。

地板上躺著一包250毫升的血袋。

「呃……話說不要浪費食物麻,我想說……喂!你沒事吧?」

想做解釋的赤羽上前扶住臉色慘白的衛亞齊。

「不好意思……我不能看到……血……噁……」衛亞齊忍住想嘔吐的感覺,緩緩坐在地版上。

「我帶你出去,站的起來嗎?」收好掉出去的血袋,赤羽將衛亞齊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上。

「等一下,我……有一個想去的地方……」頭暈目眩的衛亞齊看向遠處的診療室。

「那邊已經整個塌陷了,走吧。」在不走她可是會被趕來滅火的消防員跟警察以現行犯的名義抓去關,罪行是偷光血庫裡的血。

「椅子呢……」果然看到血還是會噁心暈眩,那件事之後的後遺症真是麻煩。衛亞齊的視線開始變得模糊,身體也慢慢使不上力。

「我可扛不動你,別暈倒呀!」赤羽的腳步沉重,她對著半昏迷的衛亞齊大喊,可惜效果不大,壓在肩膀的力量越來越大,就在她也快撐不住倒下的時候另一隻強而有力的手即時將衛亞齊接了過去。

「我想說一向偷血偷很快的赤羽怎麼過了二十分鐘還看不到人,原來還偷吸人血。」還把人給吸到缺血暈倒。 褐色短髮咖啡色眼睛的夏鳴把衛亞齊掛在肩膀,笑道。

「才沒有勒,是他看到血袋暈倒的。」啊達達達達達!竟然誣賴我!不甘心被冤枉,赤羽狂踩夏鳴的腳丫子。

「對不起!啊嗚!趕快溜喔喔喔!」夏鳴箭步如飛的跑掉。

「麥造!我要踩扁你!」追啊!

 

醫院外頭停著一台銀色休旅車,等到夏鳴他們到時,裡面已經坐了三個人。

其中一位有貓耳的男人一見到夏鳴便二話不說的撲上去。

「你竟敢碰小湘,還帶著她從五樓的地方跳下來!」黑影抓著夏鳴的衣領狂搖。

「怎麼每個人都想揍我啊?」赤羽還踩著他的腳呢。

「……」毒在後座看車上電視播的動畫,完全不想理會外面的事。

「還叫她小公主!你要不要臉啊!」黑影還在怒吼。

「呦,黑影哥哥吃醋了。」夏鳴調侃。

這一說讓黑影滿臉通紅。

「閉嘴!」

「是初戀吼,會害羞是正常的,並不可恥!所謂愛到卡慘死,愛是……」

「不要再說了!」

「可是小湘妹妹還小,唉,女孩子這年紀身體跟各方面對男人是很大的誘惑啊!你可別犯罪,我不想去監獄看性騷擾小蘿莉的……」

「我不會!你什麼時候開車!」

「等你放手跟我的腳還沒被踩爛之前。」夏鳴還在用怪眼神看著黑影。

「快走吧,救護車跟警車要來了。」拎起赤羽,黑影把她塞到後座,自己則開了副駕駛座的門坐了進去。

將昏睡的衛亞齊安置好在車子最後面的空間,夏鳴上了車,把車開離醫院。

 

車子行駛在橋上,外頭燈火四射讓車內有了一絲光線。

綁著雙馬尾雙眼被繃帶纏繞的小女孩安穩的躺在黑影懷中熟睡,毒也關掉動畫換成旋律輕柔的鋼琴曲。

「繃帶可以拆掉了喔。」夏鳴突然開口。

「但是……」黑影遲疑。

「天賦被我封在她胸口上的紅寶石戒指裡,繃帶拿掉之後天賦就會回去了。」

「為什麼要拆掉繃帶天賦才會回去?」赤羽好奇的問。

這次由黑影回答,他的手輕輕的在小湘的繃帶上來回撫摸。

「毒把咒下在繃帶上面,為了不讓別的外力入侵小湘體內。」沒有天賦存在的眼睛是個大缺口,很容易讓不明的能量進入。

拿下繃帶等於解開咒語。他欠毒太多了……。

「好厲害!毒,妳可以教我嗎?」赤羽興致勃勃的望著毒。

「妳想做什麼?」毒問。

「把鎖定的男人歸為自己所有!」這樣就不怕『外力入侵』,能盡情的吸血了!

「妳根本用錯方向了嘛。」操作著方向盤,夏鳴吐嘈。

「欸,有這招你也可以把漂亮女生歸為己有了耶!」

「……好像很棒,毒也順便教我吧。」

「……」毒閉眼,無視。

 

把黑影跟小湘送回他們住的房子,現在車上只剩赤羽、毒、夏鳴跟不醒人識的衛亞齊。

「恐懼血液的反應是那時候留下來的後遺症吧?」夏鳴直接切入重點。

「兩年前,如果他沒有說謊,兩年前的確發生了『那件事』,要是在那時候得到百目鬼的眼睛也不足為奇。」赤羽看著窗外。「會有懼血的反應,恐怕他整件事都有參與其中。」

「但他的眼睛被封印了,要是稍微加重自己的『隱』,他就什麼都看不到。」夏鳴在醫院故意走動並不是為了找小湘,而是在測試衛亞齊的能力。

「管理者當年果然騙了我們。」毒說。

「現在要查大概要花不少時間,畢竟當時我們都被支開,不在這座島上。」赤羽咬破血袋,吸吮著。

「要線索還不簡單,順著衛亞齊這條線找,很快就會有答案。」夏鳴將車子駛進了車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初 的頭像
狐初

CHOOSE

狐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林小步§
  • 赤羽被拎起來的畫面感覺超可愛的!XDDD
  • 她是個很活躍的角色!!!寫她的時候特別無拘束XDDDDDDDDDD

    狐初 於 2015/07/22 21: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