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夢』 一個並不出名的社群網站,創立帳號就能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平台,可以發表自己的言論,也能看看朋友們最新的狀況,也許是刻意,這個交流網站並不會自動幫你連結跟你有相關的人物,因此跟自己有一定的交集人才會是朋友冊裡的一員。

 

使用人在裡頭狂妄著、掩飾自己真正的性情,做一個相反的自己,也有人藉由此處的一偶淡雅做個清高的雅人,編織一片文人聚集的會客居......

 

衛亞齊也是其中的用戶之一。

對他來說這裡比其他的網站還要精彩,明明是默默無聞的地方卻聚集了各式各樣的高手,例如很會畫圖的繪師、每張照片都令人驚艷的攝影師、常常分享美味食譜的廚師……,這裡像去挖不盡的寶藏坑,總有許多新奇的事物等他去挖掘。

 

 

他不自覺得將游標點開了一張張總是能觸碰到他內心的照片,不管是展覽館的作品照還是風景照,就連在平常不過的美食照片,這位名叫『小V』的攝影師就是可以將當下的情感一同捕捉進去那小小的方格裡,也因為她那驚為天人的攝影技術,讓她的平台在短短幾年聚集了上萬人的人氣,但就算累積了這樣誇張的數字,也不見報章雜誌或是媒體報導,彷彿這裡跟現實的世界就像兩條平行線,彼此各過各的不去互相打擾。

其實這種事情早就屢見不鮮,凡是可能會觸及個人隱私的,像是報導的話就會要求真實姓名或是本人露臉,不管再聚夢吵得多兇多火熱的人事物,都不會蔓延到現實世界這頭,彼此就這樣維持詭異的平衡。

 

今天小V似乎去看了她喜歡的男歌手的演唱會,而且還偷偷帶了小型相機去拍照,正在以無私分享戰利品的名義分享照片給她的朋友們看,當然他也看到了。

他不得不佩服她的拍照技巧,男歌手認真的神情、唱歌時將靈魂投入歌詞、旋律中的剎那氛圍,小V都精準的抓到位,看完她的相片(偷拍照片),他好像也經歷了一場震撼的演唱會。

邊感嘆,一邊也在看這下方的留言:

My StageMy World★小VSilver他真的超帥的!!!(擦鼻血)要不是沒搶到 

最前排的票,我可以拍得更清楚!!!!

阿狐狐•COM:這樣還不清楚嗎XDDDDD都已經是HD的高規格 

XDDD

My StageMy World★小V:(回覆阿狐狐•COM)還是有幾個表情沒拍到(

)

黑色的IV姐太拼命了XD

My StageMy World★小V:這是一定要的!

My StageMy World★小V:還有人為了吸引HERO穿恐龍裝XD

My StageMy World★小V:還有蚌殼裝

My StageMy World★小V:我還跟我媽媽說:聽到Silver說「I'm not gay!

比聽他說「我愛妳」還高興耶XDDD

阿狐狐•COM:哈哈哈哈哈XDDDDDDD

My StageMy World★小V:有個穿詭異的麥當勞叔叔裝~Silver說:「那個 

人根本是想出名吧」XDDD

黑色的I:太妙了XDDDDD

 

 

貓食客:小V瘋狂了XDDDD Silver也太可愛w

My StageMy World★小V:何止瘋狂!我都想吸光他的......

貓食客:吸光?

My StageMy World★小V:他的靈魂!!(吶喊)

阿狐狐•COM:哈哈哈哈哈哈XDDDDDDD太誇張啦

貓食客:XDDDDDDDDDDDDDDD

 

V和她的三位朋友常常在聊天室裡聊天,而他們他也有特別追隨。

阿狐狐.COM不常發訊息動態,但每回只要一發不是推薦歌曲就是好笑的日常,他的粉絲數相較其他人是最少的;貓食客愛好甜點,也會分享好吃的店家跟食譜,據她本人表示她是因為辦聚夢的帳號能在知名甜點店 Rappel享有優惠才辦的;最後一位黑色的I似乎是名背包客,旅行的地方除了一般大眾推崇的歐美各國外,他好像也喜歡上山下海或是到亞馬遜叢林跟當地人交流,但他大部份發的動態都不是旅行的照片或是對那個國家的感覺,而是求救信號,不是他現在正受困在颳著暴風雪的山上,就是他在非洲大草原被獅群追殺,所以他的追隨者大多都是各國的救護團體,以防他哪天真的出事。

 

突然他的信箱來了一則通知。

 

Rappel 覆盆子蛋糕免費對換卷?……啊難道真的抽到了……

 

上個月 Rappel在聚夢辦抽獎活動,只要轉貼 Rappel官方網路的網址在聚夢的河道上就有機會抽中只釋出十份的蛋糕對換卷。

當初他只是抱持著試試看的心情參加,沒想到竟然中獎了,而且只要持著他們傳給他的對換卷照片到店裡就能把蛋糕領走。

 

「明天是禮拜五,放學之後過去拿好了。」將照片存進手機,衛亞齊看著桌上的日曆盤算著,一會兒他瞄到螢幕介面有新動態。

 

黑色的I

『救命啊!!我在金字塔裡面出不來!!裡面好暗好可怕!!』

 

阿狐狐.COM:你剛剛邊爬金字塔邊跟我們聊天?

黑色的I:有問題嗎?這裡收得到網路耶,而且超快的,但是現在手機亮度好像比剛才還要暗一點了

阿狐狐.COM:你手機要沒電了啦!還不打電話求救!等到手機沒電你也要變成木乃伊了!

貓食客:哪天變成木乃伊的你出現在蘇富比拍賣會我會記得買回家收藏

黑色的I:剩下13%!!!

My StageMy World★小V:我也會到場盡量拉高價錢,不會讓你犧牲的沒有價值!

黑色的I:這不是重點吧!阿狐你幫我打求救電話好了,我傳座標給你

阿狐狐.COM:變成木乃伊的你似乎挺有身價的………

黑色的I:別跟著起轟啊!……啊啊啊啊啊啊9%啊啊啊啊!

 

這次黑色的I到了埃及旅行。

 

衛亞齊笑了。

這就是他喜歡待在聚夢的原因。

 

 

 

 

他有一個非守護不可的人。

 

即便現在滿身是血也要好好保護那個人……

他的意識在受到劇烈撞擊之後就消失了,但仍靠著驚人的意志力在最短的時間醒來,只是原本被他護在懷裡的人不見了……

 

 

 

怎麼會?他明明在那一瞬間……

 

 

 

「眼睛給我乖乖閉上,現在不是你該醒來的時候。」

 

 

 

待著不屑的口吻,一位女人緩緩走向他,幫他包紮右手臂上的傷口。

 

 

 

這時他才發覺自己處於一個陌生的房間。

 

他想開口,喉嚨卻傳來讓他無法發出聲音的疼痛。

 

 

 

「身體撞得幾乎支離破碎,沒死算你命大,只是你千年的修行這一撞只剩五百年,值得嗎?」

 

點了特殊香氣的薰香,女人這次換替他的左腿治療。

 

 

 

他只是抬眼看了女人一眼。

 

多管閒事。

 

 

 

黑髮如瀑隱約能看見幾撮挑染成鮮紅色的長髮,妖異而美麗的女人更是用鄙視的眼神回敬這個被她所救又不識相的男子。

 

「老娘可是看在今天又搶到蛋糕心情大好的份上才出手救你,不然我大可讓現出原型的你被人類抓去研究。」

 

男人有一雙像貓一樣的黑色耳朵跟一對分岔的尾巴,不管是什麼單位應該對他都有極大的興趣。

 

 

 

無所謂,反正他在意的人死了,他也沒有意義活著。男人盯著漆成黑色的天花版,上頭還有一盞裝著煤油的大煤燈。

 

 

 

「她沒死。」包好繃帶,女人故意壓了他的傷口一下,引來男子吃痛的瞪視,但那雙眼睛也多了幾分生氣。

 

「只是她失明了。」

 

 

 

失明?

 

 

 

「天賦在被卡車撞到的瞬間彈出她體外,它的寄生體是雙眼,所以天賦一離開,她也失去了視力。」女人邊說邊替自己倒了杯花茶。

 

 

 

他之所以會拼死守護著她,就是因為她年紀太小又是普通的人類,沒辦法防禦覬覦她的能力的妖怪,會有天賦只是她的祖先有妖怪的血統,妖怪的力量剛好在她身上顯現。

 

 

 

「這樣不是很好嗎?天賦消失你也不用成天提心吊膽的怕她會被其他純血的妖怪殺掉。」一勞永易。

 

 

 

受傷的男人不贊同女人的說法,對他來說,對方是無辜的,沒道理突然失去視力,既然天賦只是彈到某個地方,那就把它找回來!

 

 

 

女人當然知道男子的想法,她翻翻白眼。

 

 

 

「你這死樣子要一個月修養,失去的天賦會等你這麼久嗎?……」放下茶杯,女人走出房間:「乖乖躺在這一個月吧,黑影。」

 

 

 

可惡!他憎恨自己的無能!

 

 

 

 

 

 

 

醫院內的獨立病房。

 

 

 

一個雙眼纏著繃帶的五歲女孩開心的吃著滿滿是覆盆子的精緻蛋糕,一旁躺椅上坐了一位翹腳拿著搖控器轉電視的冷面女人。

 

 

 

「噗噗醬牠有好一點了嗎?」女孩問道。

 

噗噗醬是女孩養的黑貓,也就是車禍發生當時捨命護著她的黑影,女孩一直不知道自己長久以來都被一隻貓妖守護。

 

「他很好,成天嘮嘮叨叨的叫我不要天天給妳吃甜食。」她還真沒看過受重傷的病人有哪個像黑影這麼吵的,就算黑影無法講話,還是能用特別的電波傳達想法。

 

「以前我只要靠近河邊或是走路沒有走在白線裡面,噗噗醬也會一直喵喵叫直到我遠離危險。」又挖了一口香綿的蛋糕入口,她喜歡這個送她到醫院又天天來看她的大姐姐,雖然大姐姐好像對任何事都不感興趣,但只要她身體有什麼地方不舒服不管多晚大姐姐都會去把醫生抓過來幫她檢查,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一個大男人婆婆媽媽的,小湘,要不要姐姐幫介紹更好的男生?」

 

「噗噗醬真的是男生嗎?」她指的是噗噗醬人形的外表,不是性別。

 

這毒也懂。這女孩的敏銳度挺高的嘛,虧黑影之前極力隱瞞自己的身份。

 

「妳是怎麼發現黑……噗噗醬不是一般的貓咪?」

 

「我在孤兒院沒有朋友,老師們也不喜歡我,所以我都一個人睡在小房間,但是每到半夜就會有人幫我蓋棉被,拍拍我的背哄我睡覺,一開始我以為是其他老師,但房門一次都沒有被打開過,」那時候的她真的好失望,又很好奇是誰對她這麼好。

 

「後來某一天晚上我假裝睡著,偷看是誰晚上會來我房間,結果睡在旁邊的噗噗醬跳下床跑去浴室,再出來就變成一位我從沒看過的男生。」她沒有嚇到哭出來,因為她知道那是一直保護她的黑貓,只是變成人類了。

 

「特地跑去浴室變身再冒出來?哈哈哈,死要面子的個性還是沒變。」毒決定等等回去嘲笑某人。

 

「那大姐姐妳也跟噗噗醬一樣嗎?是從貓咪變來的。」她好奇。

 

「妳不會害怕嗎?」看卡通好了。「貓妖可是會吃人喔。」

 

「不會。」女孩天真的說。

 

「喔?為什麼?」

 

「因為妳請我吃蛋糕。」

 

「……走吧,我們去刷牙,該上床睡覺了。」

 

 

 

毒依著自己的步調慢慢的走向熱鬧的街道,每個經過她身邊的人都不曾回頭再多看穿著黑色斗篷的她一眼,一個中古世紀才會出現的女巫裝扮手裡還拿著熊貓雨傘的女人在這充斥著現代服飾的街道是如此的不協調,但她就好像透明人一樣走過一條又一條街道,最後轉進了一條小巷子內,一進巷子便傳來濃郁的麵包香味跟甜甜的味道,以巷口為結界的邊緣,除非踏進巷子,不然是聞不到從甜點店散發出來的味道。

 

蛋糕店的招牌只是一個簡約的木板佇立在店門口,上面印著一行燙金的Rappel

 

這裡依舊是知名的童話蛋糕店,沒有人知道的是早上到中午這只開放給妖怪顧客,除非是誤打誤撞跑進店周圍的結界,不然店裡是不會有人類客人的身影。

 

有些客人會仗著不會有人類來此,現出原型的喝咖啡吃蛋糕,像此刻搖著白色尾巴站在櫃台騷擾副店長兼櫃台小姐的男子。

 

毒冷笑了一下。

 

「歡迎光臨。毒。」葳葳盡職的向進門的毒打了聲招呼。

 

「葳葳妳也工作這麼久了,總要休息一下.......疑?毒.......嗚嗚嗚嗚嗚.......」臉被魔掌壓在桌面上,男子無法說話的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葳葳我訂的蛋糕好了嗎?」不顧身旁快窒息的男子,毒一手壓著一手撐在桌子上詢問葳葳。

 

「在十分鐘就可以拿了。」葳葳甜甜的說。

 

「不是.......嗚嗚嗚.......在十分鐘我可能就.......就死了..............呼吸呼吸.......」葳葳好狠心啊......居然見死不救......。白色尾巴拼命的晃著。

 

「你不是被你阿公抓去相親嗎?怎麼還不快把自己嫁一嫁,一天到晚騷擾葳葳,小心被店長發現你就死定了。」毒一鬆手,夏鳴立刻大口呼吸。

 

「家裡又不是只有我一個男的,總是抓我開刀,我都已經逃到這座島上了,他還是在想盡辦法抓我回去。」夏鳴哀怨的說。

 

「誰叫你有九條尾巴。」

 

「現在是一條。」一條尾巴晃啊晃。

 

「少來。」毒翻翻白眼。「任誰都知道你們家白狐九尾的血統都一脈單傳,在你爸那一輩又沒有出現九尾的繼承者,大家都認為九尾要斷後之際,忽然冒出你這倒楣鬼是九尾,所以你阿公想抓你回去『延續香火』是正常的啦。」看會不會破例生出兩隻有九條尾巴的狐狸寶寶。

 

「我年紀最小耶.......上頭的哥哥姐姐還沒娶還沒嫁,我這晚輩怎麼可以那麼沒禮貌。」夏鳴蹲在門邊數螞蟻。

 

「你們白狐家什麼時候這麼守禮儀道德啦,是要世界末日了嗎?」

 

他們家族就屬怪人最多,凡是壞事都少不了他們的身影,明明是大家公認最美的模特兒在演藝圈發展一定潛力無窮,大把鈔票等著進帳,卻跑去開酒店勾引名流政商,當個名副其實的狐狸精;還有一位當警察的前輩,堂堂正正的警員當沒兩年半,就用妖術讓同事們上賭場去賭博,自個在去向報社爆料,讓警界的面子蕩然無存;有的還會混進人群裡,好好的排個隊就會突然有推擠,然後引發群架......諸如此類的新聞,大部分都是白狐家的人幹出來的,唯恐天下不亂的一個家族。他們還是有開正當公司,投身慈善事業的人,只是就是讓人摸不透為甚麼一個人才濟濟獨霸一方的大家族,會有這麼多令人髮指的舉動。

 

就拿眼前在裝死的夏鳴來說,腦袋精明的他要擺脫他爺爺的催婚不是困難的事情,也有資格申請國外的學校,可是他就寧願這樣跟白狐家的長老玩你追我跑的遊戲,跑來大城市讀設計學院,問他喜歡設計嗎?他會笑笑的回你:「還好耶。其實我比較想待在家混吃等死。」

 

「我還沒受到哥哥姐姐們的汙染。」這是夏鳴的辯解。

 

「喔......那皇英百貨的那場爆炸是怎麼發生的?」十二年前,鬧區有一棟總是聚集人潮的百貨公司,卻在十一月某一天的深夜不明原因發生爆炸,這一炸才發現這棟建築本身是違建也有許多處偷工減料的部分,專家估計大樓如果沒有因為爆炸而倒塌,也會因為本身有幾處不良施工而在兩天後崩毀。

 

「那時候我才八歲,怎麼會記得那麼多事。」夏鳴笑了笑。

 

「少打馬虎眼,整件事我都聽你姐說了,那個爆炸你是你一手策劃的,你還因為這件事被你阿公抓回去妖界老家閉關。」小小年紀就有能炸掉一棟百貨大樓,如果不好好管教以後可能會毀掉世界。

 

「我哪知道做了那件事的代價這麼大,早知道就不要多事。」老家那裏實在是有夠無聊,放眼望去不是桃花樹就是梅花樹,在不然就是山啊小溪的,被關在那裏三年他能活過來真得是老天有庇蔭。

 

「不會啊,你倒是救了不少人的性命。」如果沒有爆炸,而事在人潮最多的假日也就是兩天後倒塌,那傷亡可不是開玩笑的。

 

「我才不是為了救那些人勒。純粹是剛好炸到違建。」螞蟻有一百五十二隻,啊,又跑出來一隻。

 

「那還真是剛好啊......」這嘴硬的傢伙......

 

「疑?是那天遇到的小鬼耶。」怎麼會跑進來結界裡面?他應該是人類沒錯啊。夏鳴看著朝著這裡跑來的少年。

 

「嗯?葳葳妳的結界?」沒問題嗎?毒也有些訝異。

 

「是一位特別的客人呢。」葳葳笑而不答。

 

「我先走啦,赤羽說有百目鬼眼睛的高中生是他沒錯吧,怪不得他有辦法闖進薇薇的結界。」夏鳴對著空氣吹出了一團霧氣,由霧形成了一個圓,他走進了圓圈裡。

 

「要滾快滾。我只知道他跟你一樣虛偽。」總是擺出一副沒脾氣的模樣,像是要把另一種情緒掩蓋住一樣。

 

「原來我在妳眼裡是這麼不堪。」夏鳴戲劇化的捧胸假哭。

 

在少年進門瞬間,夏鳴也隨著霧團一同消失。

 

 

 

「又見面了,小鬼。」

 

「是妳殺了巡邏的員警嗎?貓又。」衛亞齊一開門就披頭問道。

 

 

 

喔?有意思。毒輕輕放下手中的陶瓷杯,指甲上的寇丹火紅的像盛開的彼岸花。

 

 

 

美麗而妖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初 的頭像
狐初

CHOOSE

狐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林小步§
  • 喜歡他們之間的互動~
    非常有趣XD
  • XDDDDDDD太好啦!!!

    狐初 於 2015/07/22 21: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