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請忘記

 

黑影在城市穿梭著,沒有腳步聲,沒有因為耗費體力的移動而產生的喘息,只有令人不以為意的風聲……

 

嘖,真是難纏的宗教份子。

靈敏的側身閃過從身後襲來的暗器,轉進漆黑的後巷,躲進還沒掩上的大門內,甩開對她窮追不捨的黑衣人。

危機暫時解除,但是………

 

「請問……?」

 

誰?是誰發出的聲音?

 

女人轉身正好對上一雙困惑的眼睛。

從外型判斷應該是高中生,身上圍著紅色的圍裙,手裡還拿著白蘿蔔正要去切的樣子。

 

「呃……這個麻……」

她要怎麼解釋這一切?總不能老老實實的跟對方說她其實是『那個』,所以才會被『那個那個』追殺,為了甩開他們只好躲進這間店的廚房,然後被你撞見吧……

女子思索了一下,突然靈光乍現。

她怎麼會沒想到那一招!

「你可以看著我的眼睛嗎?」邪魅的氣氛瞬間充斥整個空間,女子噙著詭異的笑走向少年,她的雙眸由黑轉紅。

「那個……」少年沒有排斥女子的接近。

「你會忘記剛才發生的一切,現在………」很好,這個高中生被她催眠了。

當女子正得意的時候,少年忽然溫柔的笑了。

「關於妳為什麼衝進來的事等等再說吧,如果需要幫忙,我願意幫助妳,但現在店裡正忙,妳就這樣走出去也不太好。嗯……不介意的話,請妳到員工休息室等一下好嗎?」

疑疑???由於太震驚,女子做不出任何反應。

見女子不語,少年便當她默認了,於是帶她到了休息室。

「我叫衛亞齊,有什麼事的話可以到廚房找我。」

這是赤羽回神後唯一記得的話。

 

 

第一章   勝利V

 

赤羽啊赤羽,妳到底在做什麼?最引以為傲的蠱惑怎麼會在那少年身上失效?

「難不成他也是……」同類?

赤羽躡手躡腳的躲在廚房門外偷看正在煮麵的衛亞齊。

 

來試探一下好了。

 

從口袋裡拿出原本放在休息室的筆,瞄準了少年的後腦勺擲了過去,筆直直的飛向目標眼看一切就要成定局時——

衛亞齊巧妙的以彎腰拿取烤箱內的叉燒之姿閃避了原子筆的突襲。

而原子筆也落入了煮沸的煮麵水中。

 

他沒被筆K?!是巧合……還是技術性的不著痕跡迴避?

沒有時間多想,赤羽立刻回到休息室,因為……

「奇怪?筆怎麼會在這裡?」少年環顧了四周,隨後用勺子撈起熱水中的筆,把被汙染的水換上乾淨的水重新加熱。

 

「到底是賽到的還是反射動作?可是發生的那麼連貫,根本無法判定……赤羽啊……妳千萬不能慌張啊,活了好幾個世紀什麼大風大浪……」話到這,赤羽標緻的臉龐全塌了:「就是沒見過能免疫催眠術的人啊……」

 

除了丟筆之外,她不信邪的趁衛亞齊在空檔進休息室喝水時對他又做了一次催眠,非但沒有成功,還……

 

「不用擔心,今天內勤的人都不在,我也是受人委託來幫忙救火的,所以廚房這邊只有我們兩個,不會有其他人進來的,請妳放心。」衛亞齊給赤羽一個溫暖的微笑後,就回廚房工作了。

 

竟然……竟然把她妖魅的眼神當成是不安啊啊啊啊啊!

 

「沒見過這個棘手的人……」

 

然後不管赤羽用多少法術想陷害衛亞齊,後者總是能輕易的躲避。

例如:順手就接住從頭頂掉下來的鍋子、提前一秒離開會讓菜刀砸到腳的料理台……

「天底下……天底下會有這麼多巧合嗎?」她已經精疲力盡了……

少年身上沒有任何妖怪的味道,亦或是他隱藏的很好?這世上能把自己的氣息降到零的妖也不是沒有……

不過,他應該是個好人吧。即使遇到來路不明的她,也毫不猶豫的說出願意幫助她這種話,感覺是個很好相處的人。

沒錯!這種人在她的認定中就是——

 

「老好人!」

抬頭,她又跟那雙溫柔的眼睛對上。

「嗯?」少年的手上掛著剛脫下來的紅色圍裙,他下班了。

 

啊啊啊啊啊—尷尬again呀———

赤羽在心中吶喊著。

 

「妳好赤羽,我叫衛亞齊。」今年的冬天好冷。衛亞齊呼著熱氣想著。

「你好。」赤羽喝著衛亞齊請的熱可可,聲音含糊的說。

麵店打烊後,兩個現在走在冷清的街上,入夜了天還那麼寒冷沒有人想出來吹冷風吧。

「妳是為了躲避債主才會跑進拉麵店的後門嗎?」

「不是。」赤羽停下腳步,少年回頭。

「你是妖怪嗎?」忍不住,她還是問了。

面對突如其來的問題,衛亞齊沒有馬上回答,看著一臉想得到答案的赤羽,他只是找了張長椅坐了下來。

然後,他笑了,很輕很柔,像羽絨般柔軟不帶絲毫侵掠的微笑。

「你笑什麼?」

「為什麼妳要問這種問題?」老實說他有被嚇到一跳。

這是在拒絕她的問題嗎?

「如果……如果你不想回答也沒關係,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問題。」

「我沒有不回答,只是很好奇妳這麼問的用意而已。」衛亞齊將身體向前頃了一點,這樣的姿勢讓他能更放鬆。

「我並不是妖怪,也沒有任何跟妖怪有關係的血緣,是個再正常不過的人類。」停頓了一下,又道:「但我見過一次妖怪,在很小的時候。」很可惜他不記得對方的樣子了。

「被襲擊嗎?」大部份的妖怪都融入了人類世界,跟人過著一樣的生活,除非不得以或是另有目的才會在人類面前現形。

「不是,是照顧我。」

「照顧你?」你看起來一點也不需要別人照顧,明明是該瘋狂的年紀卻穩重的像是隔壁獨立的鄰家大哥哥。

「五歲的時候,我因為貪玩到了傍晚才從公園準備回家,明明很清楚回家的方向卻沒來由的迷了路……」

「鬼打牆。」一種讓人迷失方向的妖怪。赤羽低聲的喃喃。

「不管怎麼跑怎麼做記號,最後還是又回到同一個地方,就在我快要崩潰的時候,一名不知從何而來的女人出現安撫著我,直到大人們找到我才揮揮手揚長而去。」

「你怎麼知道她是妖怪?聽起來只是個普通的女人。」

衛亞齊伸出食指笑瞇瞇的說:「因為她說她剛剛吃掉一個人,正打算找個地方休息,沒想到會碰上我這個小可憐…哇嗚!」

少年被K了。

「就因為她吃了人就判斷她是妖怪?!你說不定遇到的是變態殺人犯啊!你這個笨蛋!」其實他的獨立只是因為他很單純而已。

「喔……痛痛痛……」揉揉被敲的後腦,衛亞齊委屈的說。

「還有一個點啦……」

「什麼?」

「她跟妳一樣有紅色的眼跟獠牙。」

 

『啪』可可亞落地灑了一片。

 

赤羽吃驚的看著金屬路燈桿子上反射的自己,沒有鮮紅的雙眼,也沒有駭人的獠牙,她沒有現形,但是為什麼這傢伙……

 

「其他人好像看不見妳這個樣子,連倒影反映出來的也不是我看到的樣子。」把倒在地上的飲料拾起丟進垃圾桶,之後衛亞齊沒有再動作了。

他的腰正抵著某種尖銳物品。

是刀吧。他想。

「不接受我的暗示,又能看穿我的原形,你到底是誰?」她真的差點就相信這個溫柔的大男孩,或許溫柔只是種偽裝。

赤羽握著短刀抵在少年的腰間,只要稍有反抗她會立刻殺了他。

「妳是血族吧。」不同於吸血鬼,他們不受日光的詛咒也不受任何宗教的限制,只是仍需要靠血液來維持生命。就算現在的氣氛一處即發,衛亞齊的口氣還是從容不迫。

「你是誰?」光是看表象就能判別她的身份,不能在大意下去了。

「衛亞齊,平凡的人類。」真是的……他又多管閒事了。衛亞齊為自己的行為感到無奈。

「不可能!就剛才發生的事和你能分辨我的身份而言,要我怎麼能相信你是人類……還是……你是驅魔師?」以人類之姿與妖魔匹敵的驅魔師。

「我真的只是普通的人類,我道歉,我隱瞞能看見妖魔原形的能力,這是我兩年前才得到的能力。」衛亞齊一五一十的招了。

「兩年前我跟百目鬼交換了一雙眼睛,當時我必須救他免於被斬首的命運,事後我有意將眼睛還他,他卻說這雙眼我之後用的到就沒收回去了。得到看得見妖怪的能力我便開始收集各種妖怪的資訊,以便不時之需。」

「怎麼可能……你跟百目鬼……交換眼睛…」那是多難熬的過程,歷代想跟百目鬼換眼的人不是在過程中喪命,就是受不了看見的事物太多無法消化而崩潰自殺,這少年憑什麼熬過又能悠遊自在的活下去?

「吸血吧。」衛亞齊捲起了袖子,露出手腕。

「血族能讀取人類血液中的記憶不是嗎?或許這麼做妳才願意相信我。」

沒有看見衛亞齊的臉,但她知道他正在笑。

「不必那麼費事,讓我看你的眼睛就行了。」邊說邊將刀子收進袖子內。

「非常樂意。」衛亞齊面向赤羽。

「你知道你現在笑的非常刺眼嗎?」

「是嗎?」笑。

 

赤羽確認了衛亞齊的雙眼就是百目鬼的眼睛,但她似乎覺得眼睛的主人又多藏了一份令人捉不透的情緒……

 

是什麼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狐初 的頭像
狐初

CHOOSE

狐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林小步§
  • 讚讚~
    衛亞齊太帥啦~XD
  • 衛亞齊是淡定少男(ㄟ?)XDDDDDDDDD

    狐初 於 2015/07/22 21:12 回覆